要论中国近代最古老的天文望远镜,那佘山天文台的40厘米双筒折射望远镜无疑位列第一。1900年,这架当年号称“远东第一镜”的大型天文望远镜就已经在上海这个冲积平原的最高山巅上开辟了自己的观天之路。

晨曦中的百年老镜遥指天穹。

法国传教士蔡尚质于1883年来到中国时,先到徐家汇天文台工作,改变了该台以气象和地磁观测为主的状态,开始筹办测时和授时业务。为了提高徐家汇天文台在世界上的地位,蔡尚质为首的传教士们积极募款购进了一架40厘米口径的双筒折射望远镜。

Ciel)结构,即在一钢制长方管上,并排安装两台类似的折射望远镜,同时配置大赤道仪。与望远镜配套的10米铁制大圆顶,是由巴黎Gilou厂承造的。这架望远镜最终在距离徐家汇25公里的西佘山山顶安了家,于1900年完成安装,并开始投入使用。

百年前的40厘米双筒折射望远镜。

我们现在看到的望远镜像一根长方形的钢铁管子,里面装有两架基本相同的消色差折射式望远镜,它们的物镜直径都是40厘米,焦距长约7米。这两架望远镜并排装在一起,各有各的用途。其中一架望远镜的下端有目镜接口,可直接用眼睛观察;另一架的后面则装有30厘米×30厘米见方的底片盒,安装专用的天文玻璃底片。该望远镜在近百年的科研观测中拍摄了大量的天文底片,现在保存下来的就有7000多张,它们不仅具有文物价值,还具有科研价值,迄今仍有科学家们在利用这些底片数据从事科研工作。

这架望远镜虽有3吨多重,但由于设计合理,它可以灵活地在架子上左右、上下转动,对准天上不同位置的星体。铁制大圆顶也能360度转动,它的上面有一道天窗,平时是封闭的,防止雨水、灰尘落进来;晴天观测时,圆顶转到准备观测的方向,再把天窗打开,就可以用望远镜观测了。

在望远镜的下面,有一个铁条焊成的座椅,它是一开始就有的原配观测座椅,100多年来,中外好几代天文学家坐在这个位子上,度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

40厘米双筒折射望远镜拍摄的太阳黑子

这架望远镜最初主要从事太阳观测。工作人员利用它拍摄和描绘了大量高分辨率的太阳黑子;用分光镜观测日珥,进行了测量和研究,成果发表在当年的《佘山天文台年刊》上。后来,工作人员又用它拍摄了大量各种类型的天文照片,开展了丰富多彩的科学研究,如星团、新星、变星、双星、彗星、小行星等。1916年开始系列观测,历经十余年测算编制而成的《佘山赤道星表》(1928年出版)更是该台辛勤工作取得的卓越成就之代表。

在40厘米望远镜圆顶室内的壁橱里,还陈列着这个望远镜的各种附属配件,例如观测天体用的各类目镜、观测太阳专用的滤光片、望远镜驱动装置、高精度天文摆钟等,还有一个壁橱专门展示了天文照相所用的特殊天文底片,令人大开眼界。

40厘米双筒折射望远镜拍摄1910年回归的哈雷彗星照片。

历经的100多年岁月中,这架望远镜取得了辉煌的科研成果,现在当之无愧地成为上海天文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上海天文博物馆位于风景优美的松江西佘山国家森林公园景区内,其前身为法国天主教传教士建立于1900年的佘山天文台,它是中国第一座建有天文圆顶和拥有大型天文望远镜的现代天文台,我国近代天文学的重要发源地之一。

话说这个佘山天文台,颇有一些传奇色彩。历经了百年沧桑,躲过了抗战的峰火,逃过了文革的浩劫,留在我们面前的竟然基本上还是百年前的原貌,无愧于中国最老的近代天文台遗址。百年的楼,百年的镜,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珍贵历史文物。

这其中,最为珍贵的当属这座经历了百年风雨的主楼。这是一座具有典型欧洲风格的建筑,现在呈现于人们面前的主楼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其中只有中央通道往西的部分才是真正的百年老楼,往东的部分则是后来增加出来的。如果从空中俯瞰原始的百年老楼,它的外形竟然就是一个十字架,当年传教士建设天文台的用心一目了然。而在大楼的内部,别具一格的壁炉、百叶窗和法式建筑布局也令人回味无穷。

上海天文博物馆(原佘山天文台)主楼入口。

上海天文博物馆(原佘山天文台)主楼东南角。

上海天文博物馆建有独具特色的互动式球幕电影厅,游客在漫游神奇宇宙的同时还可以触摸探索宇宙的奥秘。

上海天文博物馆球幕电影厅现有两部独家原创的天文影片,第一部是国内首部互动式球幕电影“星空之旅”,影片总片长约12分钟,共分为“地球和月球”、“太阳系”、“银河系”,以及“宇宙深处”4个部分,每一个部分结束时,中央触摸球均会出现触摸标示,观众触摸其中某一标识时,球幕上即会出现相应的小动画以介绍相关知识。影片虽非3D,但是立体感很强,让人感觉到身临其境漫游宇宙的神奇。

另一部影片为“四季星空”,以炫目的星空景象讲述人类对星空的认识,星座的来历,中西星座文化的不同,以及12星座是怎么回事等主题,画面优美,音乐动听。是值得欣赏的好片子。

这两部片子均为上海天文博物馆独家原创,专场播放。现在采用上下午交替播放的形式,进入天文博物馆的游客均可免费观赏,播放方式为定时循环播放。